首页 > 新闻详情

“复杂性思想的兴起——杭州夜话”沙龙成功举办

  时间: 2019-12-20 13:25:50   阅读:42次

      2018年1月7日晚,由五家单位(网络科学论坛(NetSci-X 2018)、信息社会50人论坛、网络智酷、阿里巴巴商学院复杂科学研究中心、杭州发展研究会(杭州发展研究院))联合举办的“复杂性思想的兴起——杭州夜话”活动,在杭州黄龙饭店举行。

      会议由财讯传媒首席战略官,网络智酷总顾问段永朝主持,首先,由来自上海交大的汪小帆主持了会议的第一场对话:“信息社会的复杂性——人工智能改变城市生活”。

      对话以信息社会为背景,主要讨论智能科技(人工智能/机器人/虚拟现实等)对现代城市生活的影响。各位老师讨论的焦点,围绕复杂思想的内涵、复杂性与简单性、人工智能的挑战和忧虑、未来生活方式的演变等展开。

blob.png

      来自北京师范大学,集智俱乐部的张江简要介绍了集智俱乐部十余年来对人工智能的探索。他指出,人工智能对人的冲击已不是第一次;但AI与人的关系不是替代的关系,而是共生。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首席信息师张新红近年专注分享经济的研究,也考察了国内诸多有特色的分享经济企业,他指出,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过去的认知基础会受到挑战,而分享经济或许是未来人工智能、机器人科技引向深入的重要契机。

      潜心十余年研究平行理论的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的王飞跃,认为解决复杂性问题的唯一出路就是简单化。复杂事物的涌现,将促使人的认知水平提升到更高的维度。未来智能世界的挑战在于人工世界的涌现,人机合体、虚实一体、天人合一都有了具体的场景。

      来自德国汉堡大学的张建伟认为,未来将进入Human2.0, AI2.0时代。今天的人工智能还有很多停留在娱乐水平。未来的AI将大大增加人与机器,人与人之间的透明度。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荣誉理事长杨培芳老师认为,硅基技术不可能产生真正的智能。打通有机、无机边界的智能技术才有希望。

      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文化纵横》主编余盛峰从法律角度对信息社会的复杂性给出自己的思考。网络化带来去中心化的新型社会结构,但当前的法律体系依然是中心化的。这之间有非常尖锐的矛盾和冲突。从前的法律所面对的是人与物的世界,在智能时代,需要面对新的人工智能世界的涌现。

      随后,由湛庐文化主编董寰主持,来自瑞士弗里堡大学的张翼成、阿里巴巴复杂科学研究中心的吕琳媛、电子科技大学的周涛师徒三人联袂合著的《重塑:信息经济的结构》正式发布。该书由湛庐文化出版。

5a4b2d4cNfb895c74.png

      紧接着,信息社会50人论坛轮值主席,阿里巴巴高级顾问梁春晓主持了第二场对话:“复杂性思想的兴起——谈思想的范式转移”。

      承接上一组讨论,各位老师都提到了文化融合、复杂性思想和知行合一。主持人梁春晓认为,经济领域正在发生重要的范式转移,与此相关联,生产领域、生活领域、乃至于思想领域的范式转移也在日渐深化。但是,我们有必要回到最为基础的问题:当我们说“复杂”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说什么?

      来自上海大学的史定华老师回顾了复杂思想对他本人的影响历程。他说,他最早接触复杂思想是从法国哲学家莫兰(Edgar Morin)那里来的。史老师认为,当前的复杂网络研究还只是研究了一些表面性的东西。史老师主张,人文学者与自然科学学者要加强交流,跳出思想的定域束缚。

      来自香港城市大学的陈关荣,与中科大汪秉宏、原子能研究员方锦清和瑞士弗里堡大学的张翼成,是国内复杂科学研究的重要奠基者和引路人。他们在十多年前联手打造的国内复杂科学论坛、网络科学论坛,已经成为国内这一领域学术交流的重要阵地。陈关荣的主要观点很鲜明:凡是说得清的,就不是复杂的。要对复杂从思想层面展开思考。

blob.png

      易宝支付创始人兼CEO余晨是两场对话中唯一的一位企业家,他对复杂科学有着多年的关注,他的观点是,复杂性增加的一个重要缘由,正是网络的存在,无所不在的连接,以及日益繁杂的连接、交互,使得这个世界日益复杂。但是这仍然是表面的。连接的复杂性,会带来结构上的变异,比如反身性增加,使得复杂网络超越了以往任何时期的网络结构。

      北师大系统科学学院教授,院长狄增如率领的团队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在发言中,特别强调了复杂性思想的价值和作用,认为研究复杂性、应对复杂性是时代的要求,也是新时代非常重要的学科领域。研究复杂性,必须超越还原论等传统思想方法。

      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周涛认为,人是生物里少有的一种知道自己“必有一死”的生物。正是这一点,使得我们理解“过程比结果重要”的道理。目前学术研究和应用研究最大的危机,就是将很多概念、术语、思想,贴上主流社会认同的标签,复杂的本质是相互作用,是不可还原的涌现。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对复杂性给出的那些特征,可能都过时了,比如非线性、混沌、相变等等。那些东西固然复杂,但还不是最复杂的。

      最后与会的各位老师,展开了自由讨论。

      来自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所的姜奇平在发言中,强调要区分复杂和复杂性。他认为复杂性就是多样性,他赞同张翼成等三人《重塑》著作中对多样性的观点。奇平指出,所谓复杂,就是把复杂理论方法,用于解决社会科学的问题;所谓复杂性,就是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有的复杂思想结合起来。

      本次研讨会中,来自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的郭昕,工信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的何霞,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阚凯力,北京大学新媒体营销传播研究中心的马旗戟,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的周子衡,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薛兆丰,等同时参与了互动交流。来自中国信息经济学会信息社会研究所的王俊秀对整个交流活动做了最后的总结。

QQ图片20180208102815.jpg